CD + 40页摄影;艺术世界杂志社;2011
CD + 40 pages pictures; Art World Magazine; 2011





曲目 track list
01 Hankil’s International Enemy Club
02 朱家角二重奏 Zhucago Duo
03 路过 Pass By
04 夏天一闪而过 Summer Passing
05 为鲁白催眠 Hypnotizing Lu Bai
06 虹桥 Hongqiao
07 Gok Sound
08 乌鸦没有眼睛 Crow Has No Eye
09 伤口 Wound
10 Pau的礼物 Gift From Pau
11 在Cafe House里 At A Cafe House
12 两个 Two
13 哎呦 Sigh
14 环形废墟 Las Ruinas Circulares
15 长沙 Changsha
16 早上好,Tim Guten Morgen Tim
17 在墨索里尼的故乡 In Hometown Of Mussolini
18 暴雨 Heavy Rain
19 电磁 Electromagnetic
20 美好的一天开始 A Beatiful Day Start

全部曲目录音于2010年
顺序:首尔,上海,深圳,武汉,南京,上海,东京,东京,柏林,巴塞罗那,维也纳,都灵,科隆,巴塞尔,长沙,维也纳,弗利,武汉,首尔,上海
第1-19轨录音:颜峻
第20轨录音:Jacques Foschia
全部曲目均为田野录音,除第5轨是演奏录音外

all tracks recorded in 2010
in order: Seoul, Shanghai, Shenzhen, Wuhan, Nanjing, Shanghai, Tokyo, Tokyo, Berlin, Barcelona, Vienna, Turin, Cologne, Basel, Changsha, Vienna, Forli, Wuhan, Seoul, Shanghai
track 1-19 recorded by Yan Jun
track 20 recorded by Jacques Foschia
all tracks are field recording except track 5 as live recording

设计:阮千瑞 design: Ruan Qianrui
摄影:颜峻 photos: Yan Jun

你看起来像个旅行者啊

我想,不可能我一个人建立起一种逻辑,而其他人都无法理解。
或者我破坏现有的逻辑,而其他人都无法理解。

在田野录音这件事里,很多人在“探索声音的边界”,比如说Fransico Lopez,和他的“纯粹聆听”理论。我也喜欢那些更概念性的艺术家,比如角田俊也,他关心那些平常听不到的振动。在另一个极端,有人味儿的声音,日常生活,幽默感,情感崩塌的瞬间,人文共鸣,这些,在西方被认为是落后的,但一些中国艺术家让它们变得非常前卫,姚大钧和中国声音小组的作品,是很好的例子。
我对两个极端都心有戚戚焉,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把两端扯到一起,让它们短路。动作要快,从习惯中穿墙,安全感的没有。就像一段突然跳出来的空白,把整个演出给冻结掉了,观众悬浮在半空中,大气都不敢出。或者相反,一段艳俗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正在灵魂出窍的演出,观众从半空中掉下来,摸摸头,摸摸脸,自嘲地笑了。
这不叫解构,后现代主义。恰恰相反,真理就在漏洞之中酝酿。现场观众都没问题,但不在现场的时候,很少有人把自己奉献出来,两手捏住电线一般地听,地掉进漏洞……事实上真理在迷失中。在未知中。

在概念艺术家瞬间发力,把全世界(通常是他的工作室)萃取为一小截思维之前,世界是没有价值的吗?是有价值的吗?它是原材料,还是母体?
对声音的探索,这件事本身已经变得像是军备竞赛。或者说,“探索”已经陷入了一种资本主义逻辑:更快,更高,更强。一种来自彼岸的召唤,用来加固彼岸的防线。它正在消耗掉,而不是增加可能性。
我想要提高的强度,来自此岸,此地,此人。日记是应该的,逢年过节和狐朋狗友喝一杯是应该的,激活内心的魔鬼是应该的,旅行,挤公共汽车,寂寞的时候看A片,把剪指甲的声音录下来,是应该的。把一个竹林里的修行者,和一个肉乎乎的小老板,扯在一起,短路!霹雳闪电,灰飞烟灭。是应该的。
但这也只是我自己的事情。像一个捡垃圾的人一样,我有自己的垃圾分类法。所有的垃圾一律平等,庸俗的和珍稀的,活的和死的,重点是怎么样蹲在它们中间,抚摸,撕扯,发呆。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垃圾堆。我不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只有这些声音。2010年,我录了不到100GB的素材。这是从中选出来的,巡演途中录下来的。各种各样。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无目的,录下来的。各种各样的再一次聆听:纯声音的,日记的,回忆的,无聊的,宗教体验的,哲学家附体的……
方向太多了,我把它们弄到一起来,收拢在我称之为“起点”的地方。起点就是终极的旅行,静如处子,但实际上由动如脱兔的可能性构成。这就像把世界还原为垃圾堆一样,万色杂陈,你口口声声众生平等,却置身于迷失之中。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从一开始,到最后,都觉得它随时会变成一堆狗屎。我现在还觉得写这些文字,完全是画蛇添足。

轻松点轻松点:这一年我去了很多地方,和大家一样,会随手拍些照片,也会随手录音。旅行中的人,眼睛贼亮,耳朵也贼亮,心情好极了。我需要,谨以此,问候远方的朋友Gioni,还有Pau,还有Tim,还有老张和杨光,还有何知遥,还有鲁白,还有Noda桑,还有棉棉家的活佛和阿姨,还有PEI和Tobi,还有Keiko,还有Torsten,还有Echo,还有Ivan,还有施琳,还有Hannes,还有Elke,还有Justin,还有Lloyd,还有Niko,还有Hankil……还有所有请我吃过饭的人,所有把沙发借给我睡的人,你们好吗?
这样它就不是作品了。最多是古人相互赠诗。旅游纪念品。我们回到旅途中:
在苏黎世的大街上,我穿着破牛仔裤,大衣,拖着箱子大步流星。一个老太太从街角出现,好像从天而降,她哈哈笑了:嗨!你看起来像个旅行者啊。我也哈哈笑了:是,我是!
在旅途中,吃饭睡觉是最重要的事情,仅次于保护好钱包。必须把凛冽的声音艺术家,概念艺术家,给消化掉。然后把箱子拎下楼去,向着街角和短路,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