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1-455
为群展“第三方”作品“旅行者”而出版;仅收录以下一篇文章;印数:2;subjam b013;撒把芥末 2010

选择瓜籽
瓜籽有很多种。但通常所说的瓜籽偏偏不是瓜籽,而是葵花籽。北方人喜欢吃大颗的,以原味干炒为主。也有用香料煮出来,烘干而成的五香瓜籽。近年来受到南方炒货的影响,发展出各种新的口味。
南方的瓜籽粒小味杂,流派繁多,和他们的文化一样发达,吃起来相当麻烦。
所谓的大板瓜籽,是籽瓜的种子。南方也吃西瓜籽。还有南瓜籽。
我们选择北方的,大粒的,原味的炒葵花籽。
加了盐的,吃多了会伤到舌头和嘴唇。
要街头店铺卖的,当天的最好,真空包装的不够脆,也没有炒出来的那种饱满,阳光的味道。
混有太多灰土的就算了。
颗粒要饱满,更别是空的。

环境
任何环境都可以。
最好是可以把瓜籽皮扔到地上的。
最好可以坐着,瓜籽放在手边,不累。
最好不是非常吵的环境,例如音乐会,要听得见嗑瓜籽的声音。

更好的环境
不看电视,也不读书,不和人聊天,没有要操心的事情,一个人,不受打扰,无所事事。

技术细节
用拇指和食指拿瓜籽的底部。
用门牙嗑,避开牙缝。
嗑两下:把瓜籽按长度分为三份,从尖头算起,先在1/3处嗑一下,然后在2/3处嗑一下。第二下嗑完后继续咬下去,让瓜籽皮充分张开。
或者,嗑三下:在上述两下之间,用手推进瓜籽,牙齿轻微挤压瓜籽,再松开,再嗑。严格地说,第二下不是嗑,而是快速地挤压。但第二下破裂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嗑出来的。三次的速度是均等的,也就是音乐中的三连音。
然后顺势把舌尖伸进张开的瓜籽皮内,将瓜籽仁粘出来。
拿着瓜籽皮的手由下向外向上翻转,离开嘴唇,顺势将瓜籽皮扔出去。
手臂顺势落回放着瓜籽的地方(通常是捧在另一只手里)。

误差
瓜籽长得不一样,难免会嗑坏。
如果嘴里留下了残余的瓜籽皮,把它吐出去,尽量少沾唾沫。轻轻地,用气流送出去,啪,发出一个爆破音。
如果嗑到了变质瓜籽,或者虫子,随便你怎么处理,但不要破坏节奏,继续嗑。
如果遇到了连体瓜籽,先嗑其中的一侧,然后用手捏掉瓜籽皮,继续嗑剩下的一半。
如果瓜籽太小,用手拿紧,快速推进,牙齿连续轻轻开合,把它挤开。
如果舌尖无法将瓜籽仁粘出,就再多嗑一次,并用手捏开瓜籽皮。

触觉
注意瓜籽皮的脆度和弹性。
第一下重点是脆度。第二下重点是弹性。
舌尖粘出瓜籽仁的时候,将会体会到它饱满的重量。

声音和节奏
嗑三下的话,听起来更有音乐性。
嗑瓜籽的声音有两种:通过空气传播的;通过骨骼振动的。
一只手拿瓜籽来嗑,另一只手捧着瓜籽的话,会增加一个环节,哗啦,就像下围棋的人在手里拿着一些棋子。
瓜籽皮落到地面的声音很微小,也无法确定它们落地的时间和位置,这正是美妙之处。
就像农民播种,就像运动员跑步,就像做爱,就像酒鬼划拳,嗑瓜籽的节奏是无始无终的。
但分解每一个嗑瓜籽的过程,节奏是有张有弛的,松弛的部分很含蓄,充满并且延伸了听觉空间,例如扔瓜籽皮,但节奏并未断开,就像书法,两个字之间,运笔并不间断。
等着听瓜籽皮落地的声音的时候,正好可以听听周围的其他声音,交通噪音,冰箱,其他人工作的声音⋯⋯

脑子
嗑瓜籽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
最好不要专注想一件事情,包括嗑瓜籽本身。

呼吸及其他
普遍来说,腹式呼吸很好,没有这样的习惯则不必勉强。
嗑瓜籽的时候,没有必要去关注其他的事情。如果出现了幻觉,就任由它继续,或者消失。如果突然领悟到了真理,也不要停下来。

一个人以上
不存在两个人或者大家一起嗑的瓜籽。每颗瓜籽都是被一个人嗑开的。
所以不管是几个人,都要记住自己在独自嗑瓜籽。
可以把其他人嗑瓜籽的声音,当作环境声音的一部分来听。

停止
不要想停下来。停不下来的话更不要强迫自己停下来。
最好事先准备好适当的量。例如,打算嗑2到3个小时的话,可以准备半斤瓜籽。
如果一定要在中途停止,最好在念头一起的时候马上停下来。这种能力需要经过多次训练。

总结
嗑瓜籽没有境界高下之分,不必执著追求提高。
嗑瓜籽可能对身体有好处,也可能有坏处,不必在意。
外国人也可以嗑瓜籽,但不要作为一个外国人来嗑,更不要作为一个中国人来嗑。
为自己而嗑瓜籽,即使是面对录音机或者镜头,或者面对观众。
不要和人谈论嗑瓜籽的哲学,没有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