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则

by yan jun

深夜,冰箱里有一个黑色的,而且是黑暗的机器在转动。这种转动的声音,把时间变成了短小的循环,似乎没有人能离开这个自恋的世界。乌鸦的叫声打破了它,乌鸦在空旷的、半透明的夜的某处说:doch!

天亮之前,麻雀的叫声从所有的树里传出来。那些树,看起来像是整体,但实际上由许多缝隙构成,树枝和树叶摇晃着,轻轻振动着,当然也悄悄地生长着,让这些缝隙发生着变化。如果还嫌不够,那些麻雀就跳进去,钻过去,制造出一次缝隙。而这些缝隙,当然,再换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个整体。
那些四面八方的麻雀叫声,就像洒满浴缸的碎头发渣,天色正在亮起来,很快,它们就会被水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