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头发的人

她向前走去,左前方和右前方各有一个人,正在看着她,似乎正要说点什么。
正前方还有两个人,一个坐在桌后,像是个志愿者,已经完成了工作,仅仅是身体还留在这里,已经降落,还在降温,像一片深秋的树叶,静静地等待着他的风;另一个站在桌前,在左前方那人的身后。
左前方和右前方的人,迟疑着,像是在等待对方先问话,又像是手里还有一些工作,有一个动作尚未完成,一句话正在说出。她也迟疑着,但并不停留,似乎只是在那两个人之间来回试探,向他们发出目光、表情,在一步,或者两步之间,她和他们分别交流了几个回合。她盯着左边的这位看着,又对右边的这位微微点头,可能还扬起了眉毛,做出即将发问的样子。
左前方的人说:你好,你是?……
右前方的人马上接过来说:你是!哦,你是!……他向右转了半步,对左前方的人说:这位是……
两句话都说了一半。在说出第一个半句的同时,她也说话了,是接着左前方那位的发问而说的:你好,我是……
也只说了一半。缓慢地,像是试探着,像是仍然在选择合适的说话对象。
这时候我看见左前方那人背后的人,留着修剪得很精巧的发型,薄薄地削剪过,顶上染着一片灰色。灰色之中是蓝色,像灰色物质自身的耀眼的反光。它衬托着她的脸:白净的皮肤,过高的密度,带着一种性冷淡的诱惑:雕塑般的光泽,在眼角和颧骨之间起伏着。她冷静地,忍耐着其他人的含糊,一动不动地看着其他人的移动,和即将开始的交谈,似乎仍然沉浸在另一个时间里,不愿意被打扰,而只是透过一扇大小合适的窗户向这边看过来,而这窗户也是由她的意识塑造,和她的脸一样清澈、平静。
我站在她的身后,在我从大门走向台阶的路线上停留下来,看着她转折,像一艘飞船离开队列,驶向行星。我越过她的左肩,看着染了蓝色头发的人:她也同样看见我,清楚地,像在戈壁观察到了一颗无关紧要的星星,以一种彻底的排斥,或者说排除,就像清扫身体上多余的角质、脂肪和汗一样,将我的目光消除在她的时间之外。只有短暂,然而是清晰的一个瞬间,或许是两个、五十个瞬间。这取决于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