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巴草

迎面走过来一个女的,皱着眉头。她的粉红色连衣裙,吸收了太阳的热量,吸收了身体的热量,正在变得松软,也向外散发着微弱的能量。我们隔着一米的距离,相互经过,我们的光环相撞,然后恢复原样。
她的光环,就像是狗尾巴草,毛茸茸的。不很大,裹在身上,像是怕会丢了似的,一根一根都数得清楚。像是有刺,但每一根都皱着眉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撞过之后它们就兴奋地抖起来,乱做一团,被身体扯着向前,迅速地又变成毛茸茸、热乎乎的一团。
扯着身体的,是两只白色的小狗。一只比较小,一只非常小。不一样的品种:一只像一坨雪白的狗屎,一只像被狗啃过的雪白的拖鞋。它们在草地上抖动,拼命地跳着,像是要将主人的目光跳断,跳成面条,跳成一句流行歌的歌词: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或者是: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那主人紧盯着两只狗,就像是刚上任的语文老师,要去纠正其中的语法错误,皱着眉头,身上的粉红色连衣裙发着褪色的光,就像是几十万亿支狗尾巴草的茸毛,挥舞着自己,向世界宣示着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