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一段声音作品的文字原稿)

你好,我是颜峻。
现在你听到的并不是我的声音。严格地说,也不是我写下来的句子,因为它们已经经过了翻译。而且可能是很烂的翻译。
我现在在柏林,一间从前是草料房的屋子里。草料是给马吃的,它们住在楼下。再往下一层,是放马车的房子,现在是车库和仓库。我的窗前是一棵菩提树。大概有4层楼那么高。柏林有条大街就叫菩提树下。前几天我去那里找一家卖中药的药店,他们已经不卖了。
杨波邀请我为微信平台“内耳”做一件作品。他说,最好能用大家熟悉的语言,解释一下这些年我都在干什么,或者说,我现在在干什么。
我当然觉得不需要解释。世界那么大,有谁非要知道我在干什么呢?或者说,我和大家之间,也没有一种合同关系,让我负有责任,向大家解释自己。我喜欢音乐,也喜欢听各种各样的声音,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一个喜欢坐在沙发上抖腿的人需要解释他自己吗?现在杨波邀请了我,我想,也许是他负有责任,应该向大家解释,为什么要邀请我,并且给了我创作的自由。
话说回来,谁都有创作的自由,也都有存在的自由。存在是不需要解释的,也不需要非常精彩。人们瞧不起没有才华的艺术家,可能也瞧不起自己。有时候,在音乐会上,观众要求退票,因为他们付了钱,想要听见更精彩的声音。在这个消费的社会里,人们付出了很多,包括爱心,去指望一个更好的世界,他们有权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每个人,仍然活生生地存在着,哪怕他是一个傻逼。
语言不是用来解释另一些存在的。大家的语言和我的语言之间,也没有区别,我们都是语言的孩子。语言有自己的重量、长短、光泽。语言是有魔力的。把一些句子念出来的,是活生生的人,是男的,女的。听见这些声音的人,也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用不同的喇叭和耳机听见的,这些喇叭和耳机,可能很贵,可能很便宜,它们发出的声音不大一样,也许你喜欢,也许你不理解,也许你是个专家,已经开始给它打分了。但是但是,语言是超越价值的,它让我们闭嘴。
谢谢。

颜峻,2016年7月8日

(为杨波主持的微信杂志“内耳”而做。品鉴请点击。)
汉-德翻译及朗诵:8gg(德语a2级)